華石头

“小时候用心看事物,
长大了用眼睛,
但是眼睛会骗人。”

吵架

白澍和彭楚粤又吵架了。

在超市里,两个男生,都戴着口罩,高个子的男生推着车,稍稍矮一点的男生拿着一袋薯片,抬着头瞪着他。

本来彭楚粤只是想让白澍少吃点零食,就把他拿的薯片放了回去,白澍不高兴了。两个人从一人一句说着,变成了吵架,白澍把最近积攒的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彭楚粤每次都是耐心哄着白澍,可这次先是和白澍争论了几句,后来就冷着脸。两个人开始冷战。

两个人好久没见面了,只有空闲时候才在微信上聊两句。可是最近,只要聊了起来,就会开始吵架,一吵就不可收拾。

结账的时候排队人很多,彭楚粤没有像往常那样把白澍护在怀里。两个人从并肩站着,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冲散了他们。白澍环顾着四周,想找到彭楚粤的身影,可是没有。

白澍现在已经被人群挤得都睁不开眼了,有点后悔来超市了。

突然,人群中伸出一只手拉住了他的手,带他远离了这里。

“走吧,我买完放车上了。”彭楚粤的声音依旧是不温不火。

“彭楚粤,你不爱我了。”

“别闹了,白澍。”

“那分手吧。”

“……嗯”

彭楚粤无视了白澍瞪大了微红的眼睛,把车钥匙塞给白澍,自己转身走了。

白澍站在原地,一直都没有反应过来。

…………

白澍到家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从早上出门去找彭楚粤到现在还没吃一点东西,却感觉不到饿。本来两个人是想去超市买食材一起做饭的。

打开门,屋子里一点光线都没有,白澍摸索着去开灯。

灯亮了,白澍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彭楚粤吓了一跳,手里的袋子掉在了地上,东西散落一地。

彭楚粤起身,一步步走到白澍面前。

“你去哪了?”彭楚粤走后,有点后悔把车钥匙给白澍。白澍刚学的车,还不知道能不能开。心里想着不要管他不要管他,可还是先回了白澍的家等他回来等到了现在。

“关你什么事,都分手了……”

“去哪了?!”

“就开车随便逛逛啊,你也答应分手了,还来我家,问我去哪了干什么……”白澍一听到彭楚粤吼他,声音立刻变委屈了,但还是倔强地抬着头瞪彭楚粤,像只炸毛的小狮子。

彭楚粤赶紧把白澍搂在怀里,搂得紧紧的,不给白澍推开自己的机会。“苗苗,对不起。”

“我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那里。”

“不该总是和你吵架。”

“不该总是拍戏没有时间陪你。”

“…………”

彭楚粤语无伦次地,上句不接下句地向白澍絮絮叨叨地说着。白澍靠在他怀里,很安静地听着。

“苗苗,不要分手好不好。”

“你还有一句没说。”

“什么?”

“你不该不让我吃零食。”话音刚落,就伴随着一声“咕咕”的声音。

“我这就去给你做饭。!”彭楚粤一脸宠溺地看着白澍,捡起地上的食材,走进了厨房。

白澍站在厨房外,看着彭楚粤给自己做饭的身影,偷偷笑了起来。

两个人心里都想着,以后不要吵架了吧。

月亮离树不会远 12


   彭楚粤坐在曾经熟悉的沙发上,白澍靠在他的怀里,彭楚粤讲着他回到天上发生的事情。

   当年,彭楚粤刚回到天上,他就后悔了,他无时不刻的在想白澍,他想回到他的苗苗身边。
   自己决定很久的事情终于想清楚了,他要快点打败陈泽希,然后回到地球,永远和白澍在一起。
   韩沐伯和肖战知道了彭楚粤这个想法后,很不能理解,
  “粤粤,你想清楚,当月亮是你一直的心愿,你愿意放弃?”
   “对啊!彭楚粤!你醒醒吧!为了人类不值得!”
   “值得!”彭楚粤的声音顿了顿,一字一句的说  “他让我觉得一切都值了。”
   肖战和韩沐伯发现了彭楚粤的变化,他的眼神不一样了。
   “真的很谢谢你们一直在帮我。”
   肖战和韩沐伯沉思了好久后说
   “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我们还是要一起打败陈泽希!”
   彭楚粤、肖战、韩沐伯集合了其他的一些星星,一起向月亮进发。这是一场恶战……
   天上一片黑暗,陈泽希召集来了邪恶的星星们。彭楚粤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输,我还要回去找苗苗!
   终于,陈泽希被打下了月亮,化成一颗黑色的星星,他用尽最后的法力把彭楚粤封印在了天上,永远不能靠近月亮,也不能离开天上。陈泽希从天上开始下坠,慢慢下坠,直到看不见。
   彭楚粤身边出现了一道结界,只要他想离开,结界就会把他弹开,他不能回到地球了……
   “战战,沐伯,你们帮帮我!我要回去找他!”
   “粤粤,这是只有陈泽希才会用的特有法力,我们解不开的。”
   “你别太难过,会有办法的。”
   “你们先走吧,我自己冷静一下。”
   肖战和韩沐伯走了,彭楚粤一个人看着天,天上已经恢复了平静,月亮已经被某个不知名的星星替代了,星星们又开始闪闪发光。
   只有彭楚粤一颗星,被结界隔开,像在一个黑暗区域里一样,没有光亮。如果彭楚粤现在是人形的样子,那他一定是红着眼眶的。我不能见到苗苗了?
   肖战和韩沐伯会经常来看他,陪他。但是彭楚粤还是能感应到白澍的,他知道白澍很想他,自己也很想白澍。

   在天上一待就是十年,在天上过的很快,但是彭楚粤知道在地球上的十年是很久,可以改变许多事。不知道苗苗还记不记得自己了。
   一天,肖战过来了。
   “粤粤,你可以回到地球了。”肖战平静的说。
   “真的!!??我可以回去了?”彭楚粤很激动。
   “这段时间我和沐沐一直在找陈泽希的踪迹,前几天,找到了他,他落在地球上,已经没有能力了,我们就可以帮你解开封印了。”
   “太好了!”
   “只是……你也会永远的失去能力。”
   “没事的,只要我能再见到他。”彭楚粤急切的说。
   肖战皱着眉,他早就发现彭楚粤已经不再对月亮野心满满了,感到奇怪,这是人类的爱情?
   韩沐伯也来了,他带着肖战一起施法把彭楚粤送到地球。
   “粤粤,我和沐沐会去看你的。”
   “好。”
   “你找到那个人之后,要幸福啊。”
   “我会的。”
   彭楚粤化成了人形,慢慢出现到了地球上。
   彭楚粤回到地球上后,浑身没有力气,他是个普通人了,他感应不到白澍了。他看着身边陌生的景象,已经没有十年前的样子了,他想找到白澍的家,可是他找不到了。彭楚粤走在街上,走了一天。晚上他又冷又饿,他有些想念橙子的味道。他心中只想着:快点找到白澍。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找白澍,他没有地方可以去,他觉得人类的身体真的很虚弱,自己走了一晚上就非常累了。早上,他看见一家开着门的奶茶店,店里在招员工,因为工资很低,没有人去应聘。
   彭楚粤进去了,店主很热情的招待了他,知道他没有住的地方,找出了一间小小的休息室让他休息。彭楚粤决定留在这里,边打工边找白澍…………
   他每天帮店里端奶茶,擦擦桌子什么的。
   直到有一天,他把奶茶送到客人面前时,发现那人手里拿着张海报,海报上的人,像极了十年前的小男孩,小男孩长大了,长得很秀气,彭楚粤还是看出了那就是白澍。
   他抬头看向拿着海报的男孩,男孩黑黑的皮肤,笑得一脸灿烂。
   彭楚粤指着海报上的人,轻轻的说
   “白澍。”
   “是啊,朋友带我去看他演的话剧,我就顺手拿了张海报。”
   “带我去见他。”彭楚粤紧紧的抓着那人的胳膊。
   “好…的好的,……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对不起。”
   “没事,我叫伍嘉成,你叫什么啊?”
   “彭楚粤。”
   “那你为什么要找白澍啊?你们什么关系?他欠你钱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要是他欠你钱了,我帮你要回来,你千万别动手啊……”
   伍嘉成一直在说着,彭楚粤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为什么话这么多。
  彭楚粤简单解释了和白澍的关系,并说明很想见他,也没说出自己的身份。
   伍嘉成听完彭楚粤的话竟然哭了,
   “原来你们那么小就认识,你找了他这么多年……我……”彭楚粤很想制止住伍嘉成,旁边已经有人看过来了,别人该以为他欺负伍嘉成了。
   后来,伍嘉成想尽一切办法,教彭楚粤音乐,还托了关系,让学校破格录取了彭楚粤。
   彭楚粤很感激伍嘉成。
   “那你加入我们社团吧。”
   “我要去哪找他?”
   “你加入我们社团,我给你办个小型演唱会,他会来看的。”
   “好。”

   果然,在台上唱歌的彭楚粤见到了向自己跑来的白澍。

   “彭楚粤,谢谢你还在找我。”
   “白澍,谢谢你还在等我。”

   两个人算是确立关系了,也可能是好久之前就确立了,当众人看着两人牵着手来上学时候,除了郭子凡和焉栩嘉叽叽喳喳说不停外,其他人都是满脸笑意看着他们。尤其是谷嘉诚,满脸慈父笑,一种自己儿子终于嫁出去的感觉。
   “光哥,你看老谷的笑,好猥琐。”郭子凡小声的靠在夏之光旁边说。
   “那是欣慰,你嫁给我他会笑的更高兴。”毕竟郭子凡被老谷认作儿子是众所周知的。
   “说什么呢!”郭子凡跳起来敲了夏之光的脑袋。
   “对,光光,老谷说要好好考验你呢。”伍嘉成早就发现了两个人的小动作。
   “可是我和凡凡早就在一起了,我们还……”郭子凡赶紧捂住夏之光的嘴。
   “好了好了,咱们快…快快迟到了,走了夏之光!”郭子凡边吼着,边拉着夏之光跑了。
   谷嘉诚也搂着伍嘉成走了,彭楚粤看着他们的背影发呆。
   “怎么了,嘭嘭?”
   “没事,走,我送你去教室。”像小时候一样,彭楚粤拉着白澍的手把他送到班里。

  其实彭楚粤很感激伍嘉成,有了他才有了这次和白澍的相遇。


















  
   就这样吧_(:з」∠)_
  
  
  
  
  

我的大宝贝儿


肖战是一个画家,现在和别人住着合租的房子里。他有两个室友,白澍和彭楚粤。

“战战~~”每次白澍这么叫自己的时候,肖战都会觉得背后有人在狠狠盯着自己。

“怎么了。”

“我有个表弟,最近家里没人,我大爷就让他来我这。可是我和嘭嘭要去旅游,照顾不了了,这几天你帮我照顾他吧。”

“你们怎么又去旅游?”肖战记得一个月前,两个人就出去了一趟。

“嘿嘿,那就这么定了,我们明天就走,我明天早上先把他接到家里。”白澍没等肖战继续说下去就跑到了客厅,蹦哒到彭楚粤的怀里。

“耶!嘭嘭,咱们可以去玩儿啦!”

留肖战在屋中生无可恋。

早上,肖战还没起床,就被一阵声音吵醒。

“带上点厚衣服吧,那里可能要降温。”

“嘭嘭,你看见我的袜子了吗?!”

“在我这,我给你带上了。”

“你们俩这么早收拾东西。”

“早啊,战战,我一会儿去接我表弟过来,然后我和嘭嘭就出发了。”

过了一会儿,白澍出门了,肖战倒是有些期待这个表弟了,白澍长的就不赖,表弟应该挺好看的吧。

半小时后,白澍回来了,手里拿着行李,身上背着一个快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大熊。彭楚粤赶紧从白澍手中接过行李,放进屋里。

肖战却一直看着白澍身后的男孩,果然很好看,尤其是眼睛,还有长睫毛。

“战战,这就是我表弟。”

“子凡,这是战战,我们室友,这几天你就和他住啊。”

“你好,我是肖战,你叫子凡是吗?”肖战笑得很温柔的看着郭子凡。

“郭子凡。”郭子凡很傲娇抬着头看向肖战,这个人好好看啊。

“子凡,我和嘭嘭先走了,你想要什么就和肖战说就行。”白澍摇了摇郭子凡,然后转过身对肖战说,“战战,照顾好子凡啊。”

“没问题。”

白澍和彭楚粤走后,郭子凡和肖战两个人干瞪眼站着,谁都没说话。

“这都中午了,饿了吧,我去做饭。”还是肖战打破了沉默。

“你还会做饭?”郭子凡不可思议的看着肖战,他来这里都做好天天订外卖的准备了。

“会啊。”然后肖战就去了厨房。郭子凡看着肖战做饭的背影发了呆,看了很久后,抱着自己的大宝贝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很干净,据澍苗说是肖战收拾的。

郭子凡躺在床上抱着大宝贝儿,想着肖战的一举一动,竟然睡着了。

“子凡,吃饭了。”

郭子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肖战发愣。

“睡傻了?你怎么睡着了?”

“都怪澍苗!他大早上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收拾东西,我还没睡好!”肖战听完郭子凡的话笑了起来,自己也是大早上被那两个人吵醒的。

郭子凡看见肖战笑了,自己也嘿嘿笑起来。

吃饭的时候,肖战一直在找话题和郭子凡聊天。

“你什么时候上学啊?”

“我们学校在放假,差不多等澍苗他们回来了,我就开学了。”

“那这几天我带你好好玩玩吧。”

“好啊。”

吃完了饭,肖战带郭子凡去了超市,给郭子凡买了很多零食。

回家路上,郭子凡看见蛋糕店里面的草莓小蛋糕挪不开眼,还咽了咽口水,肖战笑了一下,牵起郭子凡的手走了进去。

郭子凡一脸满足的从蛋糕店出来。

从此,郭子凡就过上了和肖战一起吃喝玩乐的日子。

某天,“战战,我想去游乐场!”

“嗯,走吧。”

“战战,去玩水晶神翼!”

“还有天地双雄!”

“太阳神车也要玩!”

“那个那个小火车是什么?!”

“前面是激流勇进吗?!”

郭子凡拉着肖战看见什么都去玩,最后坐了激流勇进两个人都淋湿了,肖战怕郭子凡感冒就带着他回家了。

“子凡,快去换衣服洗澡,别感冒。”

“嗯。”郭子凡在回来路上就觉得有些冷,还打了几个喷嚏。

玩了一天的郭子凡已经累瘫了,快速的洗完澡倒在床上就睡着了,肖战做好晚饭叫了郭子凡几声没人答应,就去他屋里叫他。

肖战一进门就看见郭子凡躺在床上,一副睡着了的样子。

“子凡,起来吃饭吧。”

“我困了,不想吃。”肖战听着郭子凡有气无力的声音,觉得不太对,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发烧了。

“盖好被子,我去给你找药。”肖战给郭子凡掖了掖被子,走出房间。

肖战喂郭子凡把药喝了,郭子凡一直喊冷。肖战又加了一床被子给盖上,郭子凡还是觉得冷,身上还在发抖,肖战只好爬上床,抱着郭子凡。

“这样还冷吗?”

肖战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人,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郭子凡醒来的时候发现肖战正抱着自己睡觉,其实他昨天晚上有感觉到自己发烧了,可是眼皮太沉重,就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

肖战感觉到了怀里的动静,睁开了眼,看见郭子凡睁着大眼睛看自己,顺手摸上了他的额头。

“还是有点烧,再吃点药。”

郭子凡看着肖战忙忙碌碌的身影,又睡着了。

肖战在郭子凡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先喂他喝了粥,又吃了药。

肖战看着熟睡中的郭子凡,感觉有点自责,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他,白澍知道了又该叨叨了。想到白澍,肖战突然想到等白澍回来了,郭子凡也要开学走了,竟然有些舍不得他。

肖战回想起这几天和郭子凡的点点滴滴,想起郭子凡的笑脸,想到郭子凡对自己撒娇的样子,心里平静不下来。

于是便走进画室准备平静一下

郭子凡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没有看到肖战,心里有点慌,赶紧下床去找他,客厅也没有,厨房也没有

郭子凡看了一眼整个屋子最里面的那个房间,自己好像还没进去过。郭子凡进去后,看见了肖战背对着自己正在画画,而且画的很认真,还没有发现自己进来了。

郭子凡看了看这个房间,应该是个小画室,墙上贴了很多画,地上有各种各样的颜料,还有架子。郭子凡想到了白澍好像和自己说过肖战是个画家。肖战每天和自己一起玩,没想到认真起来是这副模样。

郭子凡一点点走进肖战,看见肖战正在画的是个人,有点像那天在游乐场里的自己,正要仔细看看,肖战转过了身。

“子凡,你醒了?”肖战有些不自然的把画盖上了。

“嗯,我饿了。”

“好,我给做饭去。”肖战拉起郭子凡,走出了画室。

郭子凡坐在餐桌前,感觉肖战对自己也太好了吧。

吃完饭,郭子凡和肖战说他回屋睡觉了,肖战让他吃了药,说好好休息。

郭子凡躺在床上,心里一直胡思乱想,于是拿起手机拨了室友焉栩嘉的电话。

“子凡,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嘉嘉,我问你个问题。”

“嗯。”

“你是怎么发现你喜欢上赵磊的。”

“这个嘛……因为磊哥对我很好啊,给我买零食吃,还给我讲题,叫我起床,给我弹吉他唱歌,说话还很温柔,关键是我之前对磊哥也有好感,自然而然就喜欢上磊哥了,而且越来越喜欢。”

“唉,那也是在他喜欢你,你对他有好感的前提下啊。”

“子凡你遇到什么事了?”

“我喜欢上个人,男人。”

“谁啊,是咱学校的吗?”焉栩嘉听到后激动的跳了起来,还好,还好,赵磊在他身后扶住了他。

“不是,而且他……好像快26了。”

“……”

“嘉嘉,你还在吗?”

“呃,在。那他对你怎么样?”焉栩嘉没想到郭子凡竟然也喜欢男的,而且年龄差了这么多,自己也没有经验啊。

“他对我很好啊,不过可能是因为我表哥让他照顾好我。”

“嗯…我觉得年龄不是问题,相爱就好。”

“可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啊。”

“表白啊!……”赵磊在旁边听着觉得不能让焉栩嘉往下说了,再说就是馊主意了,就拿过手机,和郭子凡说了句“拜拜”就挂了。

郭子凡刚想接着问就被赵磊挂了电话,抱着大宝贝儿想着焉栩嘉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就试试吧。”

郭子凡自己在房间里练习了许多遍,尝试了各种表白,自己心扑通扑通跳。

晚上,两个人吃完饭,郭子凡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视线一直停在肖战身上,他看见肖战向他走来。

肖战摸了摸郭子凡的额头,“这回彻底退烧了,再吃点感冒药吧。”

郭子凡脸一直红红的。

“怎么脸还这么红。”肖战继续摸上了郭子凡的脸。

“肖战,我喜欢你!”郭子凡一口气大声喊了出来。完了,下午在房间里练好的怎么没说出来

肖战愣了一下,手还在郭子凡的脸上,刚想做出回应,两个人听见了门口的动静。

白澍不知道这次回来会有这么大惊喜,听到郭子凡的话,本想拉着彭楚粤出去,给郭子凡和肖战两人留下空间。没想到刚一转身,头就磕到了门框上。

更没想到的是彭楚粤又很大声的冒出来一句“苗苗你没事吧?”然后就要看白澍的头磕到的地方。白澍摇摇头,然后尴尬的冲他们笑了笑。

郭子凡的脸快红透了,然后跑了出去。

肖战刚想去追,白澍拦住了他。

“没事的战战,凡凡他害羞,你让他冷静冷静。”

“你也喜欢他吧?”彭楚粤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刚刚破坏了气氛。

“嗯。”

“ 那我什么时候能去找他?”

“过阵子凡凡就要期末考试了,你等他考完再去找他吧。”

郭子凡跑了出来后,脸越来越红。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表白了,也没想到白澍和彭楚粤突然回来就在门口而且听到了。他现在还不知道肖战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家里也没有人。就想到了常年住宿舍的焉栩嘉和赵磊。

郭子凡跑回了宿舍,看见焉栩嘉和赵磊两个人正一起看电影,顿时觉得自己不该回来。

焉栩嘉看见了郭子凡,“子凡,你怎么回来了?”

“怎么脸这么红,头上还都是汗?”

“我和他表白了。”

“啊?那他怎么说。”

“我不知道啊!我跑了!”

“………谁教你这么没出息的?”

“唉,万一他不喜欢我,以后会很尴尬的。啊,我为什么要表白。”

赵磊实在不想看到郭子凡带着自家媳妇儿瞎扑腾于是便带着焉栩嘉出去吃饭,留郭子凡一个人在宿舍瞎扑腾。

郭子凡表示这个重色轻友的世道啊,这个不让单身存亡的世道啊

自从郭子凡跑回了宿舍,白澍和肖战都没有找过他,郭子凡心里觉得肖战是不喜欢自己的,又不好找他,只能在学校好好上课,准备期末考试。

另一边,肖战每天心里都想着郭子凡,一想郭子凡就画画,已经画了很多张了,每张都是郭子凡。

肖战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一直把自己关在画室里,每天吃饭的时候,白澍和彭楚粤就把饭端给他,并提醒他吃饭。

两个月后的一天,白澍进到肖战的画室

“战战,子凡今天下午放假了,我和我大爷说去接他。”

肖战突然回过身,“我去接!”然后就要出门。

“你先换个衣服吧。”

“哦对。”

肖战出门后,彭楚粤拉过白澍,“你觉得肖战这个样子去见子凡可以吗?”

“他可能太久没照镜子了。”

考完了试,回到班级,郭子凡和焉栩嘉边聊天边收拾东西。过了一会儿,一个同学在班门口喊了一句“郭子凡,你叔叔来接你了!”

郭子凡很纳闷,他想不到是哪个叔叔,走了出去后,发现站在门口的是肖战。

郭子凡明白为什么那个同学觉得肖战是他叔叔了,眼前的肖战,胡子拉碴,穿着邋遢,完全一副大叔的样子。

“子凡,我来接你了。”肖战走到郭子凡面前,微微低头,依旧很温柔的说话。

“你真的成了野男人!”郭子凡说着,抬起手摸上了肖战的下巴,“全是胡子。”

“还不是想你想的,我的大宝贝儿。”

爱他

彭楚粤是当下一个组合的队长之一,x玖少年团,成员都是已经很熟的兄弟们了。
粉丝们都知道,他们都是从选秀节目出来的,像战友一样。
彭楚粤确实把所有人都当做战友,除了他。
当时他们两两一队,彭楚粤和白澍在一队,自己自告奋勇给两人的组合起了名字叫“完美粤澍”,白澍默默接受了。
白澍会在自己伤心的时候陪着自己,高兴的时候在宿舍一起跳舞一起疯。
彭楚粤在舞台上是个王者,每次彩排时,白澍都会在台下看监视器,当个小迷妹,大喊大叫。
当彭楚粤发现自己喜欢上白澍时,已经是分离后。
公司选了九个人一起出道,彭楚粤刚收到通知时,把名单看了好几遍,真的没有白澍的名字,老板把白澍叫去了办公室,过了会儿才出来,白澍直接向他们宿舍走去。到了宿舍,白澍回到自己房间开始收拾行李,彭楚粤拉住白澍,“你干什么呢?”
“收拾行李啊,公司定好你们九个人出道了,我不能和你们住一起了……”白澍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带着一丝哭腔。
彭楚粤看着白澍红红的眼睛,抱住他,“你先别收拾了,我去问清楚!”
“公司感觉我不太适合组合出道所以让我考虑演戏,我以后就能去演戏了。”
彭楚粤看着白澍一脸释然的样子,心里更加不爽。“那我们怎么办?”说完自己又觉得不太对。
白澍笑了,“又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彭楚粤刚想说:我们两个怎么办?……就被闯进门的一群人打断了。
“苗苗!我舍不得你啊~~”夏之光抱住了白澍,其他人也纷纷围了上去。彭楚粤赶紧扯开夏之光,自己抱上白澍,被众人围在中间。
“没事的,以后还会见面的。”
白澍拿着不多的行李,走到宿舍门口,大家都走出来送白澍。白澍眼睛又红了,然后趴在彭楚粤的肩上,对着他耳边轻轻说“记得演唱会给我留vip啊!”
白澍走了,宿舍里气氛非常沉重。彭楚粤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不吃饭。大家都担心他,就让肖战去看看他。
“粤粤,我进来了。”肖战敲了敲门。进去后看见彭楚粤躺在床上,盯着手机屏幕发呆。
“粤粤,你别这样,我们都很难过,澍是我们的好兄弟……”
“战战。”
“怎么了?”
“我好像喜欢上白澍了。”

白澍走后,有了新工作,他接到一个网剧的男主角,就去拍了。
x玖少年团五个大的也去拍戏了,还经常有综艺九个人一起去,大家变得很忙。
一天,在剧组里,拍了一天的戏,彭楚粤坐在椅子上休息,肖战拿着手机走了过来。
“粤粤你看。”
彭楚粤看着手机里白澍的微博主页,这阵子拍戏已经好久没看微博了。他看着白澍微博里,
“怎么全是陆思恒?!”
“对啊,他们关系一直不错。”
陆思恒和他们一起参加的节目,和白澍更早认识,只是走的比他们早,陆思恒走后,彭楚粤也知道白澍还和他有联系。
“你再看陆思恒的微博。”
彭楚粤觉得自己快气炸了。不行!自己要做点什么了。
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白澍的电话,
“嘭嘭?”
“苗苗啊……”彭楚粤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连电话都很少打,只是发发微信,也只是问候一下。
“怎么了?”
“你……最近……”彭楚粤刚想问,就被电话里的声音打断了。
“白澍,快去做饭吧,我快饿死了!”
“陆思恒在你家?”
“嗯,他最近来北京玩,就住我家了。”
“住你家!!!”彭楚粤声音提高了,旁边的肖战赶紧拉住他,让他冷静。
“啊。。没事,我过两天要回北京一趟,一会给你发个时间,见个面吧。”
“好啊。”
挂了电话,彭楚粤看看自己的行程,正好后天是空闲的,他先订了机票,然后把时间和一家咖啡厅的地址发给了白澍。
白澍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可他在厨房做饭,没有听到,陆思恒拿起白澍的手机,看了看,记下了时间。
“思恒,饭做好了,来吃吧!”
“嗯。你手机收到个短信。”
“我看看。”白澍接过手机,看到了彭楚粤发的时间。
“你和彭楚粤要见面?”陆思恒边吃饭边不经意的问。
“是啊。”
“那其他人呢?”
“大家都那么忙,怎么可能都去呢。”
“哦。”过了一会儿,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对了,我还要多住几天呢。”
“没事,你住吧。”

第二天晚上,白澍到处找他的充电器,没有找到,
“思恒!看见我的充电器了没?”
“没有。”
“那我用下你的,我明天要出门呢,再买一个。”
“我用着呢,你这电够了。”
“好吧。”

到了见面那天,白澍要出门了,
“你真的不去?你也好久没见到他了。”
“不去了,又不是见不到了。”
白澍走在路上,看到街边有卖橙子的,就买了几个,给彭楚粤带上。
走到一半时,白澍接到了陆思恒的电话。
“白澍。”
“你怎么了?”白澍听着电话里陆思恒虚弱的声音,出门前还好好的啊。
“我刚刚练舞,扭到脚了,现在动不了了,好疼啊……”
“我们家这小地儿你还跳舞,你等着,我这就回去!”
白澍刚想给彭楚粤打个电话告诉他,手机就没电自动关机了。白澍着急的看着手机,看到路边的出租车,赶紧上车,就回家了。
到了家,白澍看见陆思恒坐在地上,脸上很痛苦的样子。
“思恒!你没事吧?我带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经常扭到,上几天药就好了。”陆思恒继续很虚弱的说话。白澍把陆思恒扶到床上,“那我去给你买药。”
“好,买这个牌子的。”白澍刚要出门,陆思恒拉住他,“我给你找到充电器了。”
白澍拿过充电器,给手机充上电,就出门了。
过了一会儿,手机开机了,陆思恒看着白澍手机上有很多未接来电,刚要拨过去,又有电话了,他看着彭楚粤的名字,然后接通了。
“苗苗,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给你打电话还关机?”
“他手机没电了,刚开机。”
“陆思恒?”
“是我啊,欢欢。”
“他人呢?”
“我脚扭了,他给我买药去了,对了,今天你们约好要见面吧,他去不了了,抱歉了。”
彭楚粤挂了电话,拿着手机,订了回去的机票,然后关机了。
白澍家,陆思恒删了所有的来电提示,白澍回来了,“买回来了!”
“你给我上药吧,我动不了。”
“好吧。”
白澍看着手机已经开机了,早就错过了约定的时间,也没有看到彭楚粤的电话。
他打了过去,对方已经关机了。
“唉。”
“怎么了?”
“嘭嘭手机关机了。”
“可能没电了吧。”
“对啊,那我去找他!”白澍觉得彭楚粤还在那里,手机没电了联系不上他,所以没有接到彭楚粤的电话。
陆思恒还没来得及拦住他,白澍已经出门了,他走到窗前,看着白澍跑出去的背影。
白澍一路上都忘了打车,一直跑到约好的咖啡厅,才觉得累,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在里面逛了一圈,都没有彭楚粤的身影。
“白澍?”
白澍看见有几个女生认出了他,冲她们笑了笑。
“真的是白澍!!”
“对啊,我就说是白澍嘛!”
“所以刚刚彭楚粤就是在等白澍?!”

“你们看见彭楚粤了?”
“是啊,我们还拍了照呢!”然后拿出手机给他看,白澍看见相片上的彭楚粤拿着手机,微微皱着眉头,虽然不明显,他还是一眼看了出来。
“他们不是在拍戏吗?怎么在北京啊?”
“对啊,他们五个应该在……”
白澍没有听下去,跑了出去,打车回了家。
到家了,他发现陆思恒在门口等着他。
“你怎么下来了?回床上躺着。”
“没见到欢欢?”
“嗯。”白澍微微点了点头,回到自己房间,趴在床上。
陆思恒跟了上去,“你哭了?”
“没有。”
“没事的。”陆思恒拍着白澍的肩。

另一边,彭楚粤回到剧组,肖战看到他很吃惊,“你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彭楚粤没有说话。
“吵架了?”
他还是没说话。
“不会是没见到面吧?!”
“陆思恒脚扭了。”
“…………”
“战战,我有点累。”
“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有你的戏呢。”

白澍一直在给彭楚粤发微信,可是彭楚粤手机就没有开机了。陆思恒的脚一直没有好,就一直住在白澍家里,时不时逗白澍开心。
一天晚上,白澍从超市出来,接到了陆思恒的电话,
“澍,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我买了吃的,一会儿回家……啊!”
突然,一辆摩托车冲了出来,从白澍身边擦了过去,把白澍手中的手机刮在地上。白澍捡起手机,看了看,摔坏了,已经开不了机了,把手机放兜里,向家走了回去。
到小区门口时,白澍看到陆思恒从单元楼门口跑来,然后抱住自己。
“吓死我了,你没事吧?”
“没事啊,就是手机掉地上摔坏了。”
“没事就好。”陆思恒紧紧抱着白澍,白澍觉得自己都快喘不过气了,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把推开陆思恒。
“思恒,你的脚?!”
陆思恒愣住了,
“白澍,我……”
“你的脚没事。”白澍肯定的说了出来。
“对,我……只是”
“那你为什么装扭到了,我还担心你!”
“我不想你和彭楚粤见面!”陆思恒说完,心里松了口气。
“我喜欢你。”
“我们是好兄弟。”白澍没有想到陆思恒对自己的感情。
“那彭楚粤喜欢你你也不知道吧?”
“。。嘭嘭他……”
“你也喜欢他?”陆思恒不肯定的问着。
白澍没有回答他的话,转过身就要走,陆思恒才发现自己做的事多么愚蠢,他拉住了白澍。
“冷静冷静吧,思恒。”
“对不起。”陆思恒看见白澍继续往前走,赶紧说了出来“其实,那天彭楚粤给你打电话了,我接了,然后删了记录……”
白澍听到陆思恒的话,赶紧跑回了家,收拾了几件衣服,出门时,陆思恒在门口,还想继续给白澍道歉。
“没事的,思恒,我去找他。”
“那……”
“咱们还是好兄弟。”
然后白澍就走了。

剧组那边,彭楚粤连拍了几天的戏,手机也没有开机,又像逃避着什么。
“战战,我先回宾馆了。”
“嗯,好。”
肖战拍完自己的戏,发现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
“澍?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嘭嘭,他在哪?”
“你终于来找他了,快去看看他吧,他在宾馆。”
肖战把彭楚粤住的房间告诉了白澍,白澍向旁边的宾馆跑去。
白澍找到了彭楚粤的房间,站在门外,敲敲门。
“谁?”
听着屋里熟悉的声音,白澍却不敢出声。
彭楚粤打开门,看见门外小小的身影愣住了。
“你怎么来了?我要休息了。”说着就要把门关上,白澍用自己身体顶住了门。
“嘭嘭,我来找你,你听我说……”
两个人都顶着门,不肯放松。
突然彭楚粤一用力把门撞上。
“碰!”
“哎呀!”
听见门外的叫声,彭楚粤赶紧把门又打开,看见摔在地上的白澍,赶紧把他扶了起来。白澍瘫在彭楚粤身上,站不起来。
“你怎么了?”
“我想过来找你,没有飞机票了,只有站票,我就买的站票过来的……”
彭楚粤把白澍扶到了自己的床上,
“找我干什么?”
“嘭嘭,我……”
“怎么了?”
“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彭楚粤心里想的,却没有说出来。
“思恒的脚还好吗?”过了很久,彭楚粤打破了沉默。
“他……没事。”
“哦。那你还有事吗,没事回去吧。”彭楚粤说不清自己在别扭这什么。
“彭楚粤你喜欢我吗?”彭楚粤怎么都不会想到白澍会这么突然的问出来,只是涨红了脸,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喜欢你,你呢?”
听到彭楚粤的回答,白澍抱住了彭楚粤,“我当然喜欢你了!”
彭楚粤回抱住了白澍 。

“苗苗,今晚留下吧。”
















月亮离树不会远 11



   一天,白澍和谷嘉诚都在宿舍,白澍在看书,谷嘉诚在看手机,赵磊进来了。
   “最近我们系新转来一个人,唱歌特别棒,在舞台上简直就是王者风范啊,台风可好了,我太佩服他了,而且他也加入我们社团了。”
   “你这么说,你家嘉嘉不会在意的吧?”白澍贼笑着看赵磊。
   “。。这个,我就是很崇拜他,没有别的意思。”
   谷嘉诚却一脸不屑
   “能有多厉害。一定没有我家嘉成好!”
   “你家……嘉诚?”白澍一脸黑线。
   “你说的是我们社长的伍嘉成吧,小伍哥。我知道你们认识,你不是讨厌他吗?”
   “我怎么会讨厌他。”
   “那你上次把他弄哭了?”
   “对,你们不知道,他哭起来太可爱了。”
   白澍看着谷嘉诚,就跟不认识他似的。
    “对了,小伍哥和那个新转来的关系挺好的样子。”
    “什么?那个新来的叫什么?我去问候他一下!”谷嘉诚表现出很凶狠的样子。
    “好像叫……彭楚粤,嗯,就是。”
    白澍先听到这个名字一下就愣住了,他觉得窒息了,他感觉到了时间静止了,自己仿佛看见了曾经的事。
    “彭楚粤!!!在哪?”白澍紧紧抓着赵磊,赵磊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来气了,他除了看白澍的话剧表演,从来没有见过白澍这么激动的时候。
    谷嘉诚也觉得很奇怪,该急的不应该是自己吗?
    白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放开了赵磊,
    “抱歉……我……”
    “我没事,你们要是想看,现在应该有他的表演,在操场上。”
    白澍立刻跑了出去,是嘭嘭吗?是他吗?他回来了?
    白澍跑了很久跑到了操场上,远远就看到中央搭了一个舞台,舞台上有人在唱歌。
    白澍慢慢走近,目光一直盯着舞台上的人,对,就是他,他也长大了,他还记得我吗?
    看了很久,他才发现舞台已经被一群女生包围了,她们相互挤着,每个人都很激动,白澍没有机会上去找他的嘭嘭,只是在台下一直看着,他唱的真的很好,像赵磊说的那样,王者风范,他发现了彭楚粤也在看着他,仿佛整个操场上只有他们两个人一样。
     从白澍跑到操场上,彭楚粤就看见他了,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自己的苗苗。曾经的小男孩已经长成翩翩少年,他现在只想下台抱住他的苗苗。
     赵磊和谷嘉诚也赶来了,谷嘉诚走到白澍身边。心里嘀咕着:这个脑袋大的就是彭楚粤?勾引我的嘉成。他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白澍已经泪流满面。
    赵磊跑到舞台上,拿起话筒
    “今天的表演就到这里了,有想加入我们社团的同学可以去报名啊。”
    女生们都乱叫着跑了,去社团报名了。
    彭楚粤跳下舞台,向白澍跑去,跑到白澍的面前,把白澍搂到自己怀里,在他耳边轻轻说
    “苗苗,我回来了。”
    “那个……”谷嘉诚看着在彭楚粤怀里哭成泪人的白澍,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感到自己被拉走了。
    “嘉成?”
    “你别打扰他们啊,小粤找白澍找了很久呢,两个人终于相遇了,太感人了……”伍嘉成眼睛已经红了,谷嘉诚一脸满足的站在他的旁边。
    
    而白澍哭完了从彭楚粤怀里出来了,抓着彭楚粤,好像再也不松手的样子。
    “你……回来了。”
    “对,再也不走了。”
    “你不当月亮了?”
    “那次我刚回到天上就后悔了,当月亮哪有你重要,我只想和我的苗苗永远在一起。”
    “那你这么久才回来!我以为你当上了月亮,永远不回来了!没有人记得你存在过,只有我一个人等了这么久,我也想不要去想你,可是我还是经常想你……”白澍又哭了起来,自己好像从那次嘭嘭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哭过了。
    彭楚粤一直抱着白澍,静静的听着白澍向自己哭诉着。
    直到白澍哭够了,彭楚粤说
    “我再也不会走了。”
    彭楚粤和白澍相拥着,白澍的脑袋靠在彭楚粤的肩膀,彭楚粤拍着他的脑袋。
    “白澍,咱们回家吧!”
    “嗯!”
    两个人拉着手,一起走了。
    这时树丛中出来一行人,谷嘉诚搂着伍嘉成,问“他们?……不上学了?”
    “对啊……这就回家了??”
    四个小孩更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磊哥,你说那个彭楚粤是澍苗什么人啊?”焉栩嘉拉着赵磊的衣服。
    “不知道啊。”赵磊想起白澍听到彭楚粤名字后的反应,又补充一句,“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人吧。”
    “澍苗有这么重要的人我竟然不知道!我们可是小学就认识了!”郭子凡愤愤的说
    “凡凡,我们更早就认识了呢!”夏之光可怜兮兮的说。
   
   
    白澍和彭楚粤走在路上,像第一次遇见那样,白澍给彭楚粤讲着他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交到的好朋友,他的父母回来了。
    彭楚粤认真听着,走到家了,白澍突然拉住彭楚粤,
    “你永远不会离开我了?”

    “嗯,我不会离开你了。不过我现在不会飞了,不会瞬移了,不能随时感应到你了,我就是个普通人了。”
    白澍看着彭楚粤,很认真的说“我不管你是星星,还是月亮,还是普通人,你都是我喜欢的彭楚粤,永远都会是我喜欢的样子。”
     彭楚粤没有想到白澍的突然表白,脸都红了,也没有说话。
     “嘭嘭,我……我只是今天看见你太激动了,就……”
     “苗苗,你知道我多想你吗?”彭楚粤认真看着白澍的眼睛,然后轻轻把白澍搂在怀里。
    

    白澍心想:今天不是在做梦吧?嘭嘭回到我身边了!



 
  

月亮离树不会远 10


  
   第二天,白澍到了学校,刚坐到座位上,郭子凡就拿着一兜小蛋糕来了。
   “你今天怎么买这么多小蛋糕?”
   “当然是为了给我们昨天的遭遇压压惊,我和你说,昨天打架那些人就是咱们学校高中部的,今天已经被通报批评了……”郭子凡满嘴的小蛋糕,还和白澍说着话,白澍只听到了前面,后面都没听清。他只知道郭子凡已经恢复过来了,不像昨天那样怕得要死了。
    “昨天是我没有反应过来,要不然,我就和他们打一顿了……”说着,郭子凡还比划了起来,
    “凡凡你小心点,别摔着。”夏之光刚进班就看到张牙舞爪的郭子凡,立刻跑了过来。
   “光哥你来啦,一起吃小蛋糕。”郭子凡拿着一个塞到了夏之光的嘴里,就像以前和夏之光闹脾气都不存在一样。
   之后的日子里,就是三个人。
   白澍开始挺喜欢和郭子凡夏之光在一起的,直到后来……郭子凡算是和夏之光在一起了吧。
   对,是在一起了。
   可能现在白澍才懂这种感情,不是所有的人都要做朋友,也不是两个人想在一起就在一起。 他想到了彭楚粤,自己对彭楚粤是什么感情?
    他很想他,想再次见到他,因为他在他最孤独的时候陪着他,守护着他。可是他又不想他为了自己放弃当上月亮。即使觉得他不会再回来,但白澍心里依旧有着小期待。

   六年后,三个人高考。
   白澍考上了三个人都想考的艺术学院的表演系,可是郭子凡没有考上。所以他决定复读一年,夏之光要陪着郭子凡一起复读。
  
   白澍先上了大学,入学那天,郭子凡和夏之光去送他,
   “澍苗,你等着我们啊,明年我和凡凡就来了!”
   “好啊,我等着,你要照顾好子凡啊。”

   白澍到了宿舍,看见床上坐着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正在弹吉他,他的床收拾的很干净。白澍心想:和彭楚粤一样爱干净啊。
   “你好啊。”弹吉他的男生看见有人进来,放下了吉他和他打招呼。
   “你好,我叫白澍。”
   “我叫赵磊。”
   两个人聊了一会。又进来一个人,白澍第一感觉这个人是个面瘫,介绍完之后,白澍知道了他叫谷嘉诚。
   三人很快就熟了起来,谷嘉诚和他们也聊的很来。
   郭子凡会经常给白澍发微信,告诉他最近的事情,白澍每次收到郭子凡的微信,都不是很想回他,郭子凡发的字里行间都是满满的夏之光。
   白澍和谷嘉诚都知道赵磊有个小祖宗焉栩嘉,每天必打一通电话。赵磊经常会发呆,那就是想他的小祖宗了。
  
   一年后,白澍终于等来了郭子凡和夏之光。俩人在一个宿舍,刚到宿舍,郭子凡就叫了起来
   “嘉嘉!咱们又在一个宿舍!”然后郭子凡朝一个男孩扑了过去,夏之光一把捞住。
   白澍看到那个男孩正在笑着看着他们,很阳光,而男孩身边的人正是赵磊。这就是赵磊的小祖宗?
   赵磊看见了白澍,笑了起来,
   “这个就是嘉嘉,原来和你朋友认识啊。”
   “对啊对啊,我和光哥复读一年就是和嘉嘉一个宿舍的。”郭子凡兴奋的向赵磊介绍着,
   “我是郭子凡,他是夏之光,我们是白澍的好朋友,也是嘉嘉的好朋友。你就是嘉嘉的磊哥啊,我们经常听嘉嘉说你呢!”
   而夏之光却一脸生无可恋的站在旁边。
   “澍苗快救救我,凡凡有了嘉嘉之后,就会冷落我了。”夏之光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澍
   “不至于吧,凡凡他……”白澍还没说完,就看见郭子凡拉着焉栩嘉跑了出去,
   “嘉嘉,我带你看看学校,还挺大的。”
   “好啊好啊,我告诉你,我看到旁边还有条小吃街呢!”
    两人从开始说话到跑出去,都没有看见赵磊发黑的脸,和夏之光无奈的脸。
   “你们去找他们吧,我去找老谷聊聊。”
   白澍迅速撤离了,一个人回了宿舍,谷嘉诚也在,两个人聊了一会,打算去吃饭,就看见赵磊回来了,后面跟着三个人。
   “你怎么把他们仨带回来了?”
   “嘉嘉离不开我,他们两个非要过来看看你。”
   三个小孩也认识了谷嘉诚。有时谷嘉诚会很嫌弃这几个小孩,但还是会陪他们一起玩。郭子凡会把谷嘉诚烦的不行,谷嘉诚每次想收拾他的时候,夏之光就开始各种讨好。
    白澍,赵磊,焉栩嘉在旁边看着戏,很热闹。
    总之,六个人相处的很好。
    白澍觉得自己突然丰富起来,认识的人更多了,这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是还是缺了什么。
    白澍曾经想过彭楚粤离开自己很难过是因为彭楚粤是自己当时唯一的朋友。可是当他交到了更多朋友是,心里还是空空的,他更加确定,彭楚粤在自己心里是不一样的存在。
  
  
  

月亮离树不会远 9


   白澍上完了小学,上了初中。
   他的父母回家了。
   白澍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父母了,他们突然回来,让白澍感到意外。突然看见的父母,让他感到陌生又熟悉。
   他们这次回来刚好赶上过年,他们就在家陪白澍过了个年。白澍很久没有感受到和家里人一起过年氛围了,这次过年他很高兴,他还在想:等嘭嘭回来一定带他一起过年。
  白澍的父母一直想把白澍接到国外和他们一起生活,因为他们知道离开白澍很久了,白澍还那么小,现在,他们在国外的开的公司很稳定了,他们想补偿白澍。
   但是白澍不想和他们出国,他想留在这里等嘭嘭回来,他又知道父母是一定要回到国外继续经营他们的公司的,他说。
   “没事,爸爸妈妈,你们走吧,我一个人可以的。”
   如果没有遇见彭楚粤,白澍现在一定会抱着爸爸妈妈,哭着让他们留下来,但是经历了那么多,彭楚粤走了之后,白澍意识到了,自己爱的人不一定要留在身边,放在心上就好了。如果彭楚粤不回来了,那就等他一辈子吧。
   爸爸妈妈向白澍许诺每年过年一定会回来看他,陪他过年的。
    和白澍待了一个多月后,他们又去了国外。
   
    其实白澍的父母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回国,他们觉得白澍一个人过的很好,不会需要他们的。也没有想过回去看过他,只是一直在给他打钱。只是有一天,两人心里同时想到,要回去看白澍,就这么回去了。
   
   白澍回归了一个人的生活,但是,他有了朋友。上初中的第一天,他发现他和郭子凡一个班,郭子凡一来就和白澍打招呼,然后带着白澍去找其他的同学认识,郭子凡看见了熟人,夏之光。
   “凡凡,你也在这里啊!太好了,咱们又在一个班了!”夏之光开心的搂着郭子凡的肩说。
   “嗯。”郭子凡挣开夏之光,拉着白澍就走。
   “他不是你原来的同学吗,你怎么这么冷漠?”白澍看着郭子凡,有些不像他平时的样子。
    “夏之光从幼儿园就跟我屁股后面,一直跟着我,烦死了。”郭子凡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觉得他挺好的啊!”
    “哼!那你去和他玩吧!”郭子凡跑开了。
    白澍留在原地一脸茫然,他知道郭子凡在闹别扭,就没有去追他,走过去问夏之光了。
    白澍和夏之光聊完才知道,原来郭子凡和夏之光从小就认识,两人的家长也是好朋友,后来越长越大,郭子凡受不了家长总是拿自己和夏之光去比较。
    “凡凡啊,你看看人家光光,又得了小红花。”
   “凡凡,你和光光一起练的舞,你看光光都拿奖了。”
   “郭子凡,你这次数学都没及格!你看看光光考了100分呢!”
    还有他最受不了的“凡凡,你看光光都快比你高一头了,你快长个子吧!”
    郭子凡受不了爸爸妈妈总是在他耳边光光,光光的说,他感觉夏之光就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后来,他和家里人吵了一架,也和夏之光吵了一架,他说要和夏之光绝交,夏之光总是装作没听见的继续和跟在郭子凡的身后。然后郭子凡就转学了,再也没有见过夏之光,没想到现在他们又在一个班。
   接下来的日子里,每次夏之光想找郭子凡说话时,郭子凡一定会拉着白澍就走,无视他。

   一天放学后,白澍和郭子凡走在放学路上,一路上,两人打打闹闹地就跑了起来。两人玩着玩着发现他们误入了正在打群架的人群里,
   “子凡,你在哪?”白澍找不到郭子凡了
   “我在这,怎么办?”郭子凡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整个人蹲了下来,抱着头。就在白澍正在想怎样出去时,他感到人群中一股力量。
   他看见夏之光不顾一切的推开人群,他不知道夏之光力气这么大。然后夏之光找到了郭子凡,一把抱起,
   “白澍!快跑!”夏之光边抱着郭子凡,边向白澍的方向喊着。白澍跟着夏之光跑了出去。
   跑了很远后,夏之光看看四周,确定安全后把郭子凡放了下来,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满头大汗了。
   “凡凡,你没事吧?”郭子凡像是被吓傻了似的,没有说话,
   “别怕,我在呢!”夏之光抱住了郭子凡。
   “我没事,谢谢你。”郭子凡突然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你没事就行,那我先回家了,让光光和你一起走吧。”白澍笑嘻嘻的,然后走了。
   回到家,白澍才觉得放松起来,他也害怕,但是他不能慌,他把所有的害怕都憋在心里,然后自己想办法。他当时有想过:如果嘭嘭在就好了。
   晚上,白澍看着天上的月亮,
   “嘭嘭,我好想你!”白澍向天上喊着,他知道嘭嘭不会听见了,但是他真的很想他。
   他也不知道,天上的声音
   “我也想你啊,苗苗。”

   他们互相想着对方,却又不知何时再相见。
   白澍想过:他不会回来了吧,他可以当上月亮,天上那么多的星星在陪着他。
   
 

月亮离树不会远 8


   第二天,白澍照常去上学。一到班上,郭子凡就来问白澍
   “你昨天没事吧?”
   “没事,今天可以排练了。”
   “好!”
   放学了,排练的同学留了下来,白澍发现郭子凡演的真的很认真。
   排练后,郭子凡带着白澍回了自己的家,家里人都很热情的招待白澍。
   晚上,郭子凡和白澍坐在窗边,两人都没有说话。郭子凡看着正在发愣的白澍,开口了,
   “你看今天的月亮真圆!”边说还边指着。
   “是啊。”白澍愣愣的看着月亮,是嘭嘭吗?
   郭子凡笑了,“我在和你对台词啊!”
   “对不起啊,我没反应过来。”
   “你说那颗星星会回来吗?”
   “什么?”
    “我说的是你写的剧本里的星星啊。”
    “会的。我相信他。”白澍眼中闪烁着坚定。
   
    很快就到了话剧大赛这天,台下的老师和同学们都在为他们加油。台上,白澍和郭子凡像排练时那样轻松演出,但是比排练时要认真许多。不像其他班的同学那样有的忘词,有的太紧张。
    剧情很顺利在进行着,直到郭子凡说出那句台词。
   “你能不能留下来?”郭子凡大声地喊着。
   下面的剧情应该是白澍登上升降台,然后升到高处,星星离开了小男孩,他很难过,但是他继续自己生活,生活改变了……
   白澍想起了嘭嘭离开时的自己,那句话,也是自己对嘭嘭说的最后一句话。如果当时嘭嘭听到这句话留下来就好了,白澍想着,突然把本该迈向升降台的脚收了回来,转过身,抱住了郭子凡。台下的老师吓了一跳,剧本上不是这样啊?郭子凡也是个小戏精,只是愣住了一秒后也回抱了白澍。
    “那我们永远在一起!”
    接下来,就是两人即兴发挥,导致一些本该上场的同学,到落幕才上去谢场。
    结束后,同学们和老师纷纷过来问白澍为什么擅自改了剧本。
    白澍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可怜的看着大家
    “那个升降台升的太高,我怕我上去后说不出词。”
    “没事,你们表现的很好。”老师能理解白澍,毕竟还是个小孩,总会害怕的。
    白澍突然觉得演戏很好啊。
    最后,在一堆改编的各种故事的话剧里,白澍班的话剧脱颖而出,获得了第一名。白澍和郭子凡也获得了最佳演员的奖项。
    颁奖后,同学们围住了白澍和郭子凡为他们庆祝。接下来的日子里,白澍和郭子凡成为了同学们崇拜的对象,直到小学毕业。






下一章应该光光就出来啦👻👻👻